2015年在大理古城過春節

春節,曾在拉薩仰望藏青色夜空中閃亮的繁星,在成都文殊院的人群中“烤”初一的香火,在海口萬綠園的大草坪上逛“萬春節燈會”,在珠海的情人路上觀除夕煙花,在廣州的中山路上踩著古街遺址閑逛,在青島的公園里堆過雪人兒······2015年,在大理古城,我們的春節是這樣過的——

除夕

今早的云像極了棉花糖,松軟地臥在蒼山頂上,真想舔一口。吃過早飯后,我和邵勇就拿著購物袋出門采購年夜飯的食材。先到北門大菜市買生鮮食材,再到四方街超市買其它材料。兩個人吃飯,沒必要搞得太復雜,做一鍋平時都愛吃的美味鯽魚湯,再烤一些甜點做零食,足以。如我預期,今天的市場里,買賣雙方忙得不亦樂乎!已經在古城住了幾個月了,經常逛市場,也混了個臉熟,篩選出一些比較滿意的商販,無需瞎逛,徑直去找他們就好。不難理解,今天的食材比往常貴,還好,漲得不是很離譜。很快,我們就采購好了——活蹦亂跳的洱海鯽魚、新鮮的蓮藕、嫩嫩的豌豆尖、乳白的細豆腐······離開北門市場,從復興路北右轉至玉洱路的四方街超市。這里的生鮮食品區已經擠滿了人,鮮肉已經所剩不多,還好,做餃子餡的肉碎還給我留了點兒,趕緊裝進袋中,選好其它所需的東西,擠出人群,結賬走人。

回到家中,按照我們之前說好的分工,他打掃衛生,我準備食物。核桃酥、葵花籽仁酥塊、花生粘、炒瓜子是我兩都喜歡吃的零食。往年,這些都在超市里買來吃,今年,我自己動手做。材料都是早已備好的——漾濞核桃、內蒙瓜子、帶殼的花生、無鹽黃油等等。把花生剝殼后炒熟、葵花籽仁烤香,然后揉面、塑形······一陣忙碌。這邊用烤箱烤著,那邊熬著糖漿,點心出爐,花生粘出鍋,邵勇一邊品嘗“點贊”,一邊夸我運籌得不錯,而我則樂呵呵地繼續干活兒。中午就先吃點兒這些,作為年夜飯的開胃小點,食材混合后的醇香,毫無添加劑的異味,這才是人間美味。

甜點準備好后,嘴巴也沒閑著,但也不敢多吃,還要留著肚子吃“年夜大餐”呢!因為想早點吃完出去逛,所以下午4點鐘就開始準備。魚是活的,邵勇自告奮勇幫我殺魚,但心太軟,手太松,沒把魚敲暈就去剪它的肚子。魚從手中掙脫,在盆里亂蹦,他伸手去抓,魚滑,且亂擺,又掙脫,水花四濺。那場景,別提有多滑稽。幾經折騰,他聰明了,將手指摳進魚鰓里,才算掌控住了,終于擺平了這些小家伙,然后由我來負責刮魚鱗和清理現場。邵勇如釋重負地回到二樓房間等待,我在一樓廚房洗、切、烹飪。湯慢慢燉著,直到變成乳白色,濃香撲鼻而來,再加入適量的鹽,放入一燙即可的豌豆尖、香菜,成了!端上樓去,很快就被兩張迫不及待的嘴將這鍋菜菜、湯湯吃到所剩不多。

酒足飯飽后,太陽離蒼山頂還有段距離,我們準備前往人民路逛逛,也有助消化。房東從中午就開始忙活——貼春聯、貼門神、點大香、在客廳的地面上撒松針,當然還要準備年夜飯。小孩子們擺弄著煙花爆竹,急切地等待著燃放的那一刻。沿著葉榆路向人民路方向走去,路兩邊的店鋪都已經點上了大香,煙霧繚繞,還好不怎么嗆人。遠處已經有鞭炮的聲音,估計是哪家的年夜飯已經開席了。人民路步行街東入口處,幾張熟悉的外國面孔被人群淹沒在角落里,笛、鼓、手風琴還有一把不知道幾根弦的琴合奏,再加上聽不懂歌詞的哼唱,卻以悠揚的聲音吸引人們駐足聆聽。雖是年三十,街道兩邊還有很多擺攤的,開店的做著生意,游客也不少。坐在復興路的木制長凳上看夕陽落到山后,看來往的人群穿梭,聽著此起彼伏的鞭炮聲,別有一番樂趣。

說實話,在那么多地方過春節,大理人民燃放煙花爆竹算是比較文明的。他們在吃年夜飯之前和跨年12點時放,而且一家不會多放,很快就歸于平靜。不像海口,你都不知道他們到底什么時候過完年。年前年后,不分時間段,鞭炮聲此起彼伏,甚至半夜放,弄得你夜夜不能安睡。

大年初一

早6點多,新年第一鞭就開始想起。雖被吵醒,但也無礙,因為很快就停了,可以賴在被窩里繼續迷糊。當然,終歸是要出被窩的,要填飽肚子,要給家里打電話拜年,還要給同學、朋友發短信祝賀新年——這些就是初一早上不出門的主要原因。按照當地的習俗,初一不動刀,我們也想入鄉隨俗,索性連火都不開(其實都用電磁爐),早中晚都吃點心。但實際上很難堅持,晚上,我們就為了吃一口熱乎乎的汆肉米線,忍不住動了刀,切了胡蘿卜、蔥花、蒜苗碎。不出門也是不現實的,為了健康也不能宅在家里。晚上的人民路和復興路人頭攢動,比除夕那天密集多了,排成長龍閑逛、吃喝,古城的節日氣氛都匯集在這里了。走累了回家,看電視劇直到睜不開眼。

大年初二

昨晚,迷迷糊糊中,風呼呼地刮著,很大,動靜像海南的臺風,但對于早已習慣這種聲音的我們來說,仍可睡得香甜,一覺到天亮。今天的云像被撕扯過的棉花,有時落在山頂,有時飄來飄去,有時擠在一起。聽說,今天三月街仍有集市,我們出發前往。路過玉洱公園,忍不住走了進去,是因為山茶花開得正盛,一朵朵嬌艷欲滴的花朵都壓彎了枝條,如果再不抓緊時間觀賞,就只有看滿地的落花了。在艷麗的色彩的映襯下,畫面一定更美,還不擺姿勢拍幾張?那你就太無情了。

走過蒼山門,再穿過214國道就是三月街。可走到一半,發現比往常冷清,估計不會有什么熱鬧可看,也就作罷,掉轉頭來,在214國道邊乘坐4路公交去下關。古城的風不大,太陽也是暖暖地烤在身上。而下關卻是冷風嗖嗖的,吹得我們直打顫,趕緊帶上帽子和圍巾,把自己盡量裹得嚴實點兒。難怪圖書館的柏樹長成一邊倒的樣子,常年被這樣的風吹著,怎么能直起腰來?

下關的街道上特別冷清,很多商店都沒有營業,想去我們最喜歡的那家小吃店吃碗巍山杷肉米線也未能如愿。肚子餓了,只好買塊點心,先墊墊。回到古城,我就忙乎著包茴香餃子,因為中午那頓飯實在是對不起我們的胃。好在,早上出門前,我已經做完了一半的準備工作,再加上兩個人分工合作,兩屜蒸餃很快就出鍋啦!狼吞虎咽之后,滿意的飽嗝也打響了。吃完這頓,我們的春節就算過完了,明天,出早操、看書、工作······一切恢復到常態。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