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寒天青島棧橋喂海鷗

2016年1月22日深夜,青島下了入冬以來的第二場雪。這次它在睡夢中靜悄悄地不知道下了多久。清晨起來,結滿冰花的玻璃窗顯得比往常亮白,窗東角還泛著朦朧的橙色光芒。寒風在屋頂上斷斷續續地呼嘯了一夜,此時已止。昔日歡叫的小麻雀也不知躲在哪里避寒,沒有這嘰嘰喳喳的“鬧鐘”還有點兒不習慣了。

我用力推拉,終于扯開了窗邊凍結的薄冰,雖是寒風撲面,卻格外清新。窗臺上約一厘米厚度的白雪已被凍結成了小小的冰晶,對面的房頂上,遠處的田野里、樹林下、人行道上······都披上了一層比上次略薄的銀裝。大風吹走了往日的霧霾,白雪吸走了懸浮的灰塵,天終于藍了,陽光終于能恣意地傾灑,連一絲白云都不忍心出來遮攔。突然有種被松綁的暢快,產生了外出閑逛的沖動。

于是,屋里像作戰室一樣,兩個忙碌的身影來回穿梭,一邊商討著出行路線,一邊洗漱、燒水、煮雞蛋、泡咖啡、吃早餐、穿戴、整理隨身物品······入冬以來,從來沒這么快過。就怕晚了,雪化了,景沒了。

我喜歡聽腳踩在雪地上發出的吱吱嗤嗤的響聲,看上面一串串不同鞋底花紋的印跡,想象它們是什么樣的人留下的——孩子的小腳丫,大漢的大腳板,胖子的深,瘦子的淺,女人的細長,男人的寬大。仿佛自己是福爾摩斯正在尋蹤探案。我也喜歡故意在雪地上留下一串自認為令人匪夷所思的腳印,什么一字形的,輪胎行的,花瓣形的。今天,我的徒步鞋底紋像極了花生,于是,公交車站牌旁邊的樹林下就有了一堆“大花生”,留給另一個“偵探”琢磨吧。

在刺骨的寒風中期盼的那趟車終于來了,好在人不多,還可以選一個遠離車門的靠窗座位坐下。車上沒有空調,只好不停地踩踏著雙腳,減輕一點兒凍感。透過車窗上被凍結的哈氣,欣賞著掠過視線的朦朧銀白,想象著海邊的美麗雪景,真有點兒迫不及待。但城市里的距離被紅綠燈和等待的車流拉長了,欲速也難達呀。

今天是星期六,外出的人本應很多,或許被這寒冷的空氣困在了溫暖的室內,所以路上行人稀少,車流也沒那么密集,只耗費了兩個多鐘頭就從惜福鎮抵達五四廣場附近。然而,隨著向市區深入,雪的痕跡逐漸消失。看雪景雖然是無望了,但也別辜負了這難得的好天氣——空氣清新、陽光明媚。

下車后,不慌不忙地向五四廣場移動。在路口等待綠燈通過時,抬眼是冷冰冰的玻璃幕墻,低頭是陰暗的柏油馬路,才發現自己正處于高樓大廈環繞下的天井之中,視線被阻,陽光被遮,藍天被圈禁,心中倍感陰冷和壓抑,于是加快了腳步。

終于穿過鋼精水泥的森林,來到了面朝大海的五四廣場,有種被放飛的小鳥般的自由暢快。海邊的風大,也更加刺骨,對著鏡頭,需要費點力氣才能讓喜悅之色破寒而出。在這樣的天氣里,展示不出婀娜的身材,只好做一個靈活的胖子,擺幾個呆萌的姿勢。沒過多久就感覺身上的熱度正在被冷氣一點點吞噬,小腿和腳也有點兒僵了。于是,草草地看了看四周,就趕緊坐車前往下一站——青島棧橋。

這邊開闊多了,大部分都是以前的老建筑,沒那么高,也沒那么壓抑。熟悉的棧橋雖然還是老樣子,但這里的海邊卻有一種獨特的景象值得親近——成群的海鷗在岸邊停留、翻飛、覓食、鳴叫。一群群地在你腳邊起落,掠過你的頭頂,距離是那么的近,仿佛觸手可及。幾只混跡其中的鴿子比海鷗的膽子更大,不慌不忙地叼食我扔在腳邊的食物。于是,我決定擺脫這些厚臉皮的家伙,站起身來,向空中拋食。果然如旁邊的大姐所說,海鷗們翻動著翅膀,敏捷地搶到了空中的小饅頭塊兒。可見,海鷗的安全線仍然在人可觸及的范圍之外。你可以慢慢地從它們身邊經過,一旦距離太近,速度過快,它們就會警覺地起飛,直到你離開才回轉、停留,絕不會像鴿子那樣沒有底線地貪吃。這就是尚未脫去野性的本能吧。

今天,雖然沒有按照預期賞到雪景,但也不虛此行。可見,喜樂沒有定式,失望總是難免的,只要不放棄,耐心等待那份意外的驚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