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K葯 vs T葯,乳腺癌患者如何抉擇?

關於「K葯 vs T葯,乳腺癌患者的抉擇」的相關內容,相信很多病友都想知道,為了方便大家了解,覓健小編搜集整理了有關「2022K葯 vs
T葯」的一些資料分享給大家,希望能幫助到大家,供參考。

免疫治療——稱得上是腫瘤治療史上里程碑式的進展,為無數腫瘤患者帶來了治癒希望。以O葯(Opdivo)、K葯(Keytruda)、I葯(Imfinzi)、T葯(Tecentriq)為代表的四大進口免疫藥物在短短几年內便拿下多個癌種幾十種適應症。

但是在乳腺癌領域,能否用免疫治療一直存在分歧,各國的藥品監管機構也對不同的PD1/PDL1持有不同的看法。2019 年 3
月,T葯聯合化療的組合成為首個獲得FDA批准用於乳腺癌的化免方案;2020年11月,K葯也正式獲得FDA批准成為第二個獲批乳腺癌的化免療法。自此,兩大PD1/PDL1在乳腺癌中的「紛爭」便拉開了帷幕。

· 2019 年 3 月

FDA 批准阿替利珠單抗(Tecentriq)聯合白蛋白結合型紫杉醇用於腫瘤表達 PD-L1
陽性的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TNBC)成人患者。

· 2020 年 6 月

英國國家健康與臨床卓越研究所(NICE)批准阿替利珠單抗(Tecentriq)用於治療三陰性乳腺癌(TNBC)患者。

· 2020 年 9 月

FDA警告醫療保健專業人員,臨床腫瘤研究人員和患者,阿替利珠單抗(Tecentriq)聯合紫杉醇無法有效治療(不適用於)既往未經治療無法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TNBC)。

· 2020年11月

FDA加速批准帕博利珠單抗(Keytruda)聯合化療治療腫瘤表達PD-L1且綜合陽性評分(CPS)為10分或以上的局部複發、不可切除或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TNBC)患者

·2021 年 4 月

腫瘤藥物諮詢委員會 (ODAC) 以 7 比 2 的投票結果決定維持對阿替利珠單抗的加速批准。

·2021 年 7 月

FDA正式批准帕博利珠單抗(Keytruda)用於治療高危、早期三陰性乳腺癌(TNBC)患者,聯合化療作為新輔助治療,然後繼續作為單葯作為手術后的輔助治療。成為首個獲批治療高危早期三陰性乳腺癌患者的免疫治療方案。

·2021 年 7 月

ESMO撤回其阿替利珠單抗(Tecentriq) 的使用擴展到歐洲早期或局部晚期三陰性乳腺癌 (TNBC) 患者的治療的申請。

·2021 年 8 月

羅氏自主撤回阿替利珠單抗用於聯合白蛋白結合型紫杉醇化療作為治療腫瘤表達 PD-L1 陽性的三陰性乳腺癌 (TNBC) 患者的適應症。

·2021 年 10 月

歐盟委員會批准帕博利珠單抗(Keytruda)與化療聯用,治療腫瘤表達PD-L1(綜合陽性評分[CPS]≥10)、不可切除的局部複發/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TNBC)患者。

·2022 年 3 月

英國國家健康與臨床卓越研究所 (NICE) 發布了指南草案,拒絕將帕博利珠單抗 (Keytruda) 聯合化療作為腫瘤表達 PD-L1
和聯合陽性的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 (TNBC) 患者的治療方法。評分(CPS)為 10 或以上且未接受轉移性疾病化療的患者。

不難看出,獲得FDA「偏愛」的K葯與NICE「獨寵」的T葯在乳腺癌中的紛爭不斷。實際上,作為PD-1的「龍頭老大」K葯與羅氏的PD-L1
T葯,實際適用患者並不完全衝突,某些不符合接受T葯聯合治療條件的患者(PD-L1低表達/早期)可能有資格接受K葯聯合治療。至今,還沒有試驗數據直接將K葯組合與T葯組合進行「頭對頭」的比較。那麼這次NICE的決定究竟是有何政治因素?亦或是羅氏給了英國NHS特殊折扣?小編也不敢妄下結論(瑟瑟發抖ing),歡迎大家評論區討論發言~

IMpassion130:

PD-L1陽性人群mOS達25.4個月

T葯19年的獲批上市是基於著名的IMpassion130研究結果,IMpassion130是一項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III期試驗,評估了阿替利珠單抗聯合白蛋白結合型紫杉醇作為
aTNBC 的一線治療。在今年的7月1日,《Annals of Oncology》雜誌刊登了其最終OS分析結果。

患者隨機接受nab-紫杉醇(nP)100 mg/m2(28天周期的第1、8和15天)聯合T葯840 mg(a nP)或安慰劑(P
nP;第1和15天)治療,直至疾病進展或出現不可接受的毒性。共同主要終點為無進展生存期[意向治療(ITT)和PD-L1
IC陽性人群]和OS(在ITT人群中分層檢驗,如果顯著,在PD-L1 IC陽性人群中分層檢驗)。

結果顯示:截至最終OS分析截止日期,有666例患者(73.8%)死亡(中位隨訪時間,18.8個月)。

在ITT人群中,T葯
nP組的中位OS為21.0個月[95%置信區間(CI),19.0-23.4個月],安慰劑組為18.7個月(95%CI,16.9-20.8個月)[分層風險比(HR)=0.87;95%CI,0.75-1.02;P
= 0.077]。

在PD-L1 IC陽性人群的探索性分析顯示,T葯 nP組(n = 185)的中位OS為25.4個月(95%CI,19.6-30.7個月),安慰劑組(n
= 184)的中位OS為17.9個月(95%CI,13.6-20.3個月)(分層HR=0.67;95%CI,0.53-0.86)。

2022K葯 vs T葯,乳腺癌患者如何抉擇?

安全性與之前的報道一致。T葯 nP組和安慰劑組分別有58.7%和41.6%的患者報告了特別關注的免疫介導不良事件。

KEYNOTE-355:

CPS≥10的患者PFS達9.7個月

2020年11月13日,FDA加速批准K葯與化療聯用,用於PD-L1([CPS]≥10)的不可切除局部複發性或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患者。

此次獲批是基於ASCO大會上公布的KEYNOTE-355研究。該研究納入了未經系統治療的晚期三陰乳癌,以2:1的比例隨機分組至K葯 化療組或單純化療組,化療可以是白蛋白紫杉醇、紫杉醇或吉西他濱。並進一步按照PDL1≥10%、≥1%進行亞群劃分。主要研究終點為:(1)PD-L1表達陽性b患者和ITT人群PFSa(CPS≥10
vs CPS≥1);(2)PD-L1表達陽性b患者和ITT人群OSa(CPS≥10 vs CPS≥1)。

結果顯示,各組75.1%的患者PDL1表達≥1%,38%左右的人群PDL1表達≥10%。患者在PDL1≥10%的人群,K葯聯合化療對比化療用於一線治療PD-L1陽性(CPS≥10)mTNBC有統計學意義且顯著提高PFS,分別為9.7vs5.6月,HR0.65,P=0.0012。PDL1≥1%和ITT患者組雖然也能獲益,HR分別為0.74、0.82,但是P值均未達到預設終點,無統計學差異。

2022K葯 vs T葯,乳腺癌患者如何抉擇?

在 ITT 人群中,研究組和對照組的中位 PFS 分別為 7.5 個月和 5.6 個月;這轉化為疾病進展或死亡風險降低 18%(HR,0.82;95%
CI,0.69-0.97)。

TRAE 包括貧血(分別為 48.9% 和 45.9%)、中性粒細胞減少(41.1% vs 38.1%)、噁心(39.3% vs 40.9%)、脫髮(
33.1% vs 33.5%)、疲勞(28.5% vs 29.5%)、中性粒細胞計數減少(22.2% vs 26.3%)和丙氨酸轉氨酶水平升高(20.5% vs
16.4%)。

KEYNOTE-522:

早期PCR率近70%

K葯治療高危早期三陰性乳腺癌(TNBC)患者,聯合化療作為新輔助治療,然後以單葯繼續為術后輔助治療的批准基於一項名為KEYNOTE-522的III期臨床試驗結果。

在KEYNOTE-522試驗中,所有入組的患者按 2:1 的比例隨機接受每 3 周 200 毫克的K葯(n = 784)或安慰劑(n = 390)。
所有患者都接受了 4 個周期的卡鉑 紫杉醇治療,以及 4 個周期的阿黴素或表柔比星 環磷醯胺。並且手術后治療組的患者繼續輔助K葯治療 9
個周期或直至疾病複發或出現不能耐受的毒性。無事件生存率(EFS)和病理完全緩解 (pCR) 是該研究的雙重主要終點。

結果截至2021年3月23日按計劃進行第四次中期分析時,中位隨訪39.1個月,K葯聯合化療組36個月時的無事件生存率為84.5%(95%
CI,81.7-86.9),相比之下,安慰劑加化療組為76.8%(95%CI,72.2-80.7)。

在 2019 年 ESMO 大會期間提交的第一次中期分析數據表明,在接受K葯治療方案的患者中,有64.8% 的患者(n = 401)觀察到了
pCR,而在單獨接受化療的患者中為 51.2%(n = 201;P = .00055)。且無論 pCR 定義如何,都能從K葯免疫治療方案中獲益。

在 498 名 PD-L1 陽性患者(定義為綜合陽性評分 (CPS) 為 1 或更高)的亞組中,K葯研究組的 pCR 率為 68.9%,而安慰劑組為
54.9%,增加了 14 %(CI,5.3-23.1);在 97 名 PD-L1 陰性(定義為 CPS 小於 1)的患者中,研究組和對照組的 pCR 率分別為
45.3% 和 30.3%,增加了 15%(CI,-3.3 -36.8 )。3 年時,84.5% 接受K葯聯合化療的患者存活並且沒有發生 EFS
事件,而單獨接受化療的患者中有 76.8%。

此外,在預先指定的 EFS 探索性亞組分析中,發現K葯治療方案獲得的益處與 PD-L1 的表達狀態無關。在 973 名 PD-L1
陽性患者中,K葯 化療與單獨化療相比,將 EFS 風險降低了 33%(HR,0.67;95% CI,0.49-0.92)。在 197 名 PD-L1
陰性患者中,K葯 化療與單獨化療相比,將 EFS 事件的風險降低了 52%(HR,0.48;95% CI,0.28-0.85)。

在安全性方面,K葯組中觀察到≥3級與治療相關的AE(TRAE)發生率為5.7%(vs 1.9%)。最常見的 TRAE 包括關節痛(7.9% vs
6.7%)、皮疹(4.9% vs 2.2%)和瘙癢(4.2% vs 2.2%)。

參考資料:

1.NICE draft guidance does not recommend pembrolizumab plus chemotherapy
for 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 News release. NICE; March 8, 2022.
Accessed March 9, 2022. https://bit.ly/3MCplwx

2.NICE. Final appraisal document – Pembrolizumab plus chemotherapy for
untreated, triple-negative, locally recurrent unresectable 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March 8, 2022. Accessed March 9, 2022.
https://bit.ly/3MCplfQ

3.European Commission approves Merck』s KEYTRUDA (pembrolizumab) plus
chemotherapy as treatment for certain patients with locally recurrent
unresectable or metastatic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TNBC). News
release. Merck; October 22, 2021. Accessed March 9, 2022.
https://bit.ly/3C1U2FH

4.Cortés J, Cescom DW, Rugo HS, et al. KEYNOTE-355: final results from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hase III study of first-line pembrolizumab
chemotherapy vs placebo chemotherapy for metastatic TNBC. Ann Oncol.
2021;32(suppl 5):S1289-S1290. doi:10.1016/annonc.2021.08.2089

5.FDA approves pembrolizumab for high-risk early-stage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News release. FDA; July 27, 2021. Accessed March 9, 2022.
https://bit.ly/3okq9f0

6.KEYTRUDA (pembrolizumab) plus chemotherapy before surgery and
continued as a single agent after surgery showed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event-free survival (EFS) result versus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alone in
high-risk early-stage TNBC. News release. Merck; July 15, 2021. Accessed
July 27, 2021. https://bit.ly/3B6YQto

7.Genentech provides update on Tecentriq US indication for
PD-L1-positive, metastatic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News release.
Genentech; August 27, 2021. Accessed March 9, 2022. https://bit.ly/3L4uHA0

通過上述2022K葯 vs T葯治療乳腺癌的介紹,相信大家對於「2022K葯 vs T葯治療乳腺癌」有了一定的了解。覓健小編建議大家,如出現身體不適,請及時到正規醫院就診,以免錯過最佳治療時期,從而導致病情惡化。

溫馨提示:患者必須要做到合理科學用藥,在專業醫生或藥師指導下用藥,根據個體病情選擇合適的治療方案。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