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卡列尼娜》第一部第四幕,費龍斯基偶遇安娜,一見鐘情

16、17和18章是非常精彩的幾個章節,發生在莫斯科火車站,來這里接母親的費龍斯基見到了特意從彼得堡趕來調節哥嫂家庭矛盾的安娜。兩個人在車廂門口側身而過時的瞬間回眸相視,奠定了后面發生的一見鐘情和悲劇愛情。

托爾斯泰在16章用一段敘事散文描述了費龍斯基把愛情當游戲,談戀愛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性格特點。他并非壞人,只是家庭環境造就了這種玩世不恭和好玩的大男孩個性。基季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可愛美好的貴族小姐,和她在一起很愉快,但從沒有考慮過結婚。

可能與費龍斯基從小沒有得到太多母愛有關,安娜身上特有的健康、爽朗、自信、成熟和優雅的少婦氣質深深懾住了他浮躁的心靈。之后,他就像小孩扔掉玩夠的玩具一樣,把基季忘到腦后了。

除了經典的對話以外,17和18章還有幾個精彩的場景描寫,動態描述出火車進站,停靠,旅人下車的細節,給安娜與費龍斯基的相遇并碰撞出愛情火花,做了極好的鋪墊。仍然摘抄下來,供以后學習參考。

“隨著火車的即將到來,車站的準備工作忙碌起來。搬運工人跑來跑去,憲兵和鐵路工人出現在站臺上,接人的馬車也紛紛而至。濛濛的寒氣中,一些穿著短皮襖和軟氈靴的工人在曲折蜿蜒的鐵軌上往來穿行。從遠方的鐵軌傳來機車的呼嘯聲和沉重的隆隆聲。”

有畫面,還有聲音,是一個緊張忙碌的勞動場面。

“果然,遠處已傳來機車的汽笛聲。數分鐘后站臺開始震顫。機車漸漸在嚴寒中駛進,哧哧地向下方噴著蒸汽,中輪的連桿緩慢而有節奏地一伸一縮,司機弓著身子,他那包裹得嚴嚴的腦袋上結滿了霜花。機車后面是煤水車,接著通過的是行李車廂,一只狗在里面尖聲吠叫。這時站臺震動的頻率減慢,但震得更厲害了。最后才是客車,車廂在停車前不住地顛簸著,徐徐開進了車站。”

托爾斯泰絕不放過細節描寫,連狗的尖叫聲都記錄下來了。

“雄赳赳的列車員沒等車挺就吹著哨子跳了下來,急不可耐的旅客也緊隨其后,一個接著一個下車。走在最前面的是個身子直挺挺的近衛軍軍官,他用嚴肅的眼光掃視著四周。他后面是拿著提包、面帶笑容、動作麻利的小商人。第三個是扛著口袋的農夫。”

身份加動作,讀者很容易想象出這一群旅人從火車上急匆匆走下來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