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卡列尼娜》第一部第八序列,挑明關系,安娜與費龍斯基墜入情網

第八序列由28至34章構成,并在29和30章達到第一部的高潮。火車中途停站時,安娜冒著風雪到站臺上放松緊繃的情緒,遇到了特意乘車追隨而來的費龍斯基;他向安娜表明了愛意,倆人雙雙墜入熾烈但極其危險的戀情。

托爾斯泰在這兩章里除了用內心獨白描述安娜對愛的渴望與焦慮以外,還使用了大量隱喻,襯托出安娜潛意識里感覺到的危險。安娜上了火車,在座位上安頓好自己后,打開紅色提包(這個紅色提包在后來安娜自殺時再次提到),拿出襯墊,一本英國小說和裁紙刀,準備靜下心來看書。但不可能,她的心里總惦記著與費龍斯基的關系,恍惚間,進入一種半夢半醒的狀態,且看托爾斯泰如何描述她的內心掙扎。

“開始時她靜不下心來讀書。先是人來人往,聲音嘈雜,火車開動后,又不禁要去聽隆隆的車聲;然后看見雪片拍打左邊的車窗,粘在玻璃上;看見列車員從旁邊走過,他那裹得緊緊的衣服上半邊落滿了雪花;還聽見人們在談論外面的暴風雪如何猛烈,這些情況都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后來就是老一套。重復:車身搖晃,車輪震響,熱蒸氣變冷又變熱,車窗上的積雪,昏暗中閃現的同樣的人臉,同樣一些人的說話聲。”

托爾斯泰用冷熱對比暗喻安娜內心的焦灼。

“有一瞬間她覺得清醒,知道走進來的是那個身穿南京土布長褂、衣服上掉幾個扣子的瘦莊稼漢,原來是車上的鍋爐工。他進來看溫度計,一陣風雪隨著他刮進了車廂;接下來一切又變得模糊不清了…….那個長腰身的莊稼漢在用嘴咬壁上的什么東西,老太婆伸直雙腿,直抵車廂的板壁,黑乎乎的把地方都占滿了;后來聽到一種可怕的軋軋聲和咚咚聲,像是在折磨什么人;接著亮起一道耀眼的通紅的火光,最后像是有一堵高墻把一切都遮沒了。安娜感到她的身子在下沉,但她并不害怕,反而覺得快樂。”

托爾斯泰用多個隱喻和鬼魅般的場景描述預示安娜與費龍斯基的愛情悲劇。

31到34章是第一部的收尾,也是高潮過后的緩沖。這幾章講述了安娜回到彼得堡的家里,很想恢復到原來的生活。但她看丈夫和兒子的感覺變了,竟然發現他們有那么多缺陷。她抑制不住內心對費龍斯基的愛意,既渴望又害怕。同樣,費龍斯基也面臨類似的困惑。他回到彼得堡,去部隊報了到,然后處心積慮地尋找機會混入安娜的社交圈,期望有更多機會見到她。

Related Posts